返回首页

    冬天匆匆接了秋天的班,带着它给大自然的礼物,来到人间。
    冬天带来的寒气遍布了每个角落,就是晴朗无风的时候,天也是干冷干冷的,人们在室外即使只待一会,也会“面红耳赤”,赶紧逃回家去。
    光秃秃的树枝可怜巴巴地指向苍天,曾经生机勃勃的小草终于支持不住,倒下,干枯, 在空气中飘荡或被深埋进土壤,原野上是一望无际的土黄色。
    看,起风了。起初像一缕轻烟,从地平线上升起。它轻轻地拍打着雪白的窗纸,像在有节奏地唱歌;它轻轻地摇曳纤细的树枝,摘下最后一片树叶。它的力量在膨胀。终于,它愠怒的抓住树干,死命摇晃,它推搡着没有关紧的门窗,“哗——哗——哗——啪”,像惊涛拍岸。此刻,风像一位突然反目成仇的朋友,又像一个正歇斯底里发作的疯老头。看到这春景,正在晒太阳的小猫咪会“噌”地蹿到屋里去……
    看,下雪了。灰蒙蒙的天空重现了夏天雷雨前的可怕景象。不知什么时候,雪花飘落下来。团团雪花随风旋转,像一个个身着白色薄纱裙的娇小姑娘在舞蹈。大雪下,高耸的山峰像须发皆白的老神仙,那么威严,树枝上堆满亮晶晶、毛茸茸的雪花,树皮上的皱纹也被雪填平了。小猫咪又偷偷跑出来,在坦荡的雪地上,印上几朵小梅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