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山间铃响马帮来”—中央七套《森林的秘密》摄制组苏峪口拍摄纪行

        八月的贺兰山是一年里最丰富,神秘多姿的,亦是多雨的。就像蒙娜丽莎的眼睛,有着人世间太多的缘由。
     

     “飒飒秋雨中,空山秋气清”的苏峪口腹地,我和吉刚正陪同中央七套《森林的秘密》摄制组一行九人前往灵光顶拍摄苏峪口全景。我们雇了三头毛驴驮着器材和给养蛇行于银巴古道上,驴铃叮叮铛铛在山谷中回荡。此时的我们就像穿越了时空隧道,走进了古代,做起了商贾马帮。
      

        是啊!昔日的银巴古道,商贾云集,宁蒙两地的人们就是通过它进行贸易。它带动了两地的经贸,促进了汉蒙等民族在文化.宗教上的融合。 时光流转,物是人非,古道已不见了过去商贾往来的景象,但古道两边的驿站,烽燧,边墙残体的遗迹,仍可见证当年人事的频繁。远古风烟,筑墙戍边,驼队铃响马帮来往,还有进香等宗教活动,使古道.西风.驼铃.瘦马等神奇故事留存在古道两侧。“千年古道熬成河啊!”区文化厅历史学家许成这样说。这一个“熬”字,道出了历史岁月多少沧桑……。而今,往日的人事已湮灭于历史长河的灰烬里,取而代之的是现代人的文化和旅游需要。马致远的名曲《天净沙.秋思》中——“古道西风瘦马”的意韵正好把我们一行人定格在了那个年代。
        我们的‘马帮’来到一个叫‘小马莲’的地方。这里山势不高,山后有一缓坡,是岩羊.马鹿常出没的地方。缓坡的背面就是‘三道丫豁’(山名,当地土话)。这时细雨若有若无,半山上开始拉起了薄雾。一条丝带般的白雾从山谷里升起,随风绕行于山前谷里。“三道丫豁”就像一群出浴的仙女,撩动轻纱,妩媚妖娆。
荣老师急忙架起相机抓拍这一奇景,口里喃喃自语道:“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斗秋雨。”
        过了“三道丫豁”我们来到了一处工地,这里正在开工建设“边塞历史文化”博物馆。吉刚说:“这个博物馆建成后将是我国第一座展示边塞文化和岳飞文化的博物馆。”随后吉刚又给大家详细的介绍了灵光景区的建设规划和历史遗存以及贺兰山的动植物资源。说着话我们来到一块巨石前,石上凿有“丁香谷”三个古朴遒劲的大字。戚导演看着过了花期的丁香树不无惋惜的说:“贺兰山好青如黛,驿路寻花丁香谷。”(“黛”辞海中的解释是青黑色)“好诗”大家齐声叫好。我随口说到:“黛色参天两千尺。”戚导模仿周总理语气调侃到:“黛色参天两千尺,好嘛,小鬼,很有主席的风格嘛。”惹的大伙哄笑起来。吉刚正好站在一块大石上,看着愉悦的大家助兴朗诵到:“一匹马走过,一群马走过。
           一对雁阵将叫声遗落给大山。
           一个人走过,一群人走过。
           一块块石头,被坐成大山。”
     

        此时此景,荣老师被感动了,动容地说:“贺兰山地处西北,是塞上银川的天然屏障,又是西北干旱地区种质资源库,她离不开你们这些保护者,护林人!”一席话说的我和吉刚心潮起伏。
        我们继续向西迤逦而行,这里山势很特别,驿道南侧山体就像刀劈斧剁,山体突兀,拔地而起。北侧山势平缓犹如小丘。“快看,佛教造像”,场记小周兴奋地指着一块山石叫着。吉刚忙介绍到:“这幅造像是喇嘛教造像,属清中期的,高九米。”此时大家表情肃穆虔诚。这幅释迦牟尼造像刻于一块巨大的石灰岩上。此石亦山亦石,巨大无比。古人云“山无石不奇,无纯石不大奇”。驿道南侧正是奇石、纯石最集中之所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灵光景区“奇、险、峻、秀”的独特景观。
       

         这时,荣老师早已投入到工作中,机子架在景观台上,足足拍了两个小时。嘴里还说着:“堪比华山,堪比华山啊!”。高兴的不亦乐乎。

          午后又下起了小雨,我们这支疲倦的‘马帮’冒雨翻到了大岭上。这时山风骤起,山风裹挟着秋雨无情地打在我们的身上。大家顿觉寒气刺骨。戚导故做悲愤状,迎着恼人的山风大声吟唱到:“秋风秋雨愁煞人啊!”我们都被她的幽默逗笑了。吉刚指着大岭西面:“那里就是左旗的方向,再走五公里就是樊家营子,那里是个古驿站,传说唐代女英雄樊梨花西征就到过那儿。”摄影助理董铭汉连忙说:“岳飞也来过贺兰山呀。”“是的,他当年踏破贺兰山阙的地方就在你的脚下。”吉刚悠悠地说到。“是吗,这是真的?”小董惊讶地问到。“是真的,在这里我们正在建‘贺兰山阙和忠烈祠’我们要把岳飞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阙’的激烈情怀永远留在这里,保护好这一珍贵的历史遗存。”我解释说。

          在大岭的工棚里,我们进行休整。吃着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大伙暖和多了。可雨渐渐地大了,秋天的雨不像夏天的雨那么激烈,她轻如薄纱,遮住你的眼睛,淡如轻烟,让你闻而无味……。饭后我们就地睡了一会儿,朦朦胧胧中,一阵驴叫声把我们惊醒。不知什么时候,雨停了。雨后的山里,风没了,一切都静下来了。工棚外一只小鸟儿啼啼啭啭,仿佛在倾吐浴后的欢悦。凝聚在松针上的雨珠继续往下滴着,滴落在水洼里,发出清脆的响声,叮——咚——叮——咚。戚导这时兴致又来了,唱了一段杨子荣的《打虎上山》。唱罢,她大喝一声:“开——拔,上——灵——光——顶。”我们重又精神抖擞地出发了。

          大约两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灵光顶。一阵湿润的山风把我全身的倦意都吹走了。站在山顶上,放眼西望一道光柱从云缝中直射而出,绯云晚霞,蔚为壮观。雾气在脚下翻卷犹如白浪。俯视群峰山峦叠章,云蒸雾罩,好似琼楼玉宇。远望山林,流金叠翠,层林尽染,好一派人间美景。此时此景使我心潮澎湃,思绪万千。是谁造就了这人间美景,是造物主是大自然。更应是贺兰山的建设者,保护者和护林员!
…….

          站在这山顶上,恪尽职守的“贺兰山精神”油然而生。亦有“心旷神怡,宠辱皆忘,把酒凌风,其喜洋洋者矣”的忘我情怀。